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成功案例

浙鲨鱼加工基地被误解大肆捕鲨遭谴责(组图)

发布时间:2022-01-12 浏览次数:

  5月20日,乐清蒲岐镇,工人拿着两个鲨鱼头拖行在地。大鲨鱼现在已很少有了,跟人一样大的算是好收获。林亦非 摄

  ●农业部渔政指挥中心副主任李彦亮在2006年1月接受采访时,表达了对鲨鱼保护的态度。他说,中国按照国际公约的规定,像鲸鲨、姥鲨、大白鲨进行严格的管制,禁止捕捞,严格进出口管制。

  ●中国鼓励对鲨鱼的整体利用,禁止对鲨鱼的局部利用,如果有这种现象,将严格查处。

  ●他表示,中国人对鲨鱼的食用,主要是建立在国际公约有关的规定基础之上,建立在可持续利用的基础之上。国家倡导消费者转变生活方式,尽量少食用鱼翅。

  浙江乐清蒲岐镇正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当地是鲨鱼加工基地,因一组加工鲨鱼照片,于今年7月在网上出现,立即招来“残忍”、“血色经济”、“大量捕鲨”等各种谴责。

  乐清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李琼文介绍,蒲岐不捕鲨,只加工鲨鱼,鲨鱼均是从山东、福建等港口收购而来,当地的鲨鱼加工业得到农业部和国家林业局认可。

  而当鲨鱼锐减,保鲨呼声增高后,蒲岐的鲨鱼加工企业不断接到谩骂电话;并有人士前来敲诈勒索。

  在一个露天的、二三十平米的厂房中,铺满了“尸体”。尸体被切割成正方形,一块一块,每块厚约10厘米。

  因为天气闷热,一个工人正不断地喷水保鲜。另外两人搬送。老板周明(化名)看到有人拍照,挥舞手臂,快步走来,并用本地话大喊大叫。周的儿子听到喊声,也大声嘟囔着走过来,“干吗的,不许拍照。”父子俩不回答任何问题,并要求记者离开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期,鲨鱼制品加工在乐清蒲岐镇兴起。至今,全国90%的鲨鱼被收购到这里,进行加工,乐清市赢得“中国鲨鱼加工基地”的称号。

  而在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影响下,蒲岐的鲨鱼加工业背负着重重压力。镇上的加工企业不时接到谩骂电话;一些人则以曝光为由敲诈。

  直到今年5月,一名香港摄影师来到蒲岐,将鲨鱼加工的照片,传布于网络,更将蒲岐拖入舆论风暴的中心。

  香港摄影师将蒲岐加工鲨鱼的照片传于网络后,当地渔商接到谩骂电线日,蒲岐镇。闷热的午后,镇上看不到人。路边,“蒲岐鲨鱼宴”的广告牌随处可见。这里是全国鲨鱼集散中心。

  蒲岐鲨鱼加工第一人彭春明1949年首次屠鲨,那是条一万五千多斤的鲨,动刀前道士作法驱邪

  鱼鳍是整条鲨鱼最有价值的部分。大概占到整条鲨鱼价值的六成。所以割鳍最为讲究,不能割得太深或太浅。割完后,刀口摸过去应该平滑,好像与表面融为一体。

  这是屠鲨刀手基本功,要蹲近10个小时,为保肉质新鲜,第一刀至最后一刀间不能停顿

  去拜访老万时,他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弯月状的短刀,生了锈。现在一年里,有一半光景是歇着的。遇上有大鲨鱼来,厂里还得来请他去宰。他一天能处理3000斤鲨鱼。这个速度,少有人比。

  因市场需求增大让小镇的鲨鱼加工业兴盛;而鲨鱼的减少,令这一产业愈来愈难做

  2004年,乐清市获得了由中国地区开发促进会颁发的“中国鲨鱼加工基地”称号,蒲岐镇是乐清鲨鱼加工的唯一产区。

  鱼翅是鲨鱼身体上最贵的一部分,但鲨鱼肉与其他鱼肉相比并不美味,所以渔民只砍下占体重1%至5%的鱼鳍后,就把鲨鱼丢回到海里。成为柱状的鲨鱼只能等待死亡。

  在保鲨舆论下,作为加工基地的蒲岐拟从粗放型加工,转型为深加工,以更好利用资源

  史帝夫认为,个人可以通过拒食鱼翅采取积极行动,而政府可以制定相应法规确保鲨鱼得到可持续管理。

  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:真的是上身厚衣下...347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