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新闻 >

企业新闻

测智商背后的暴利

发布时间:2022-01-14 浏览次数:

  直到今天,智商测试仍然能够在某些场合决定人的生死。美国弗吉尼亚州有一位叫做阿特金斯的男子,1999年,他因谋杀罪被判死刑。

  他最初的智商测试只有59分,但陪审团认为此人并不傻,完全有能力自行作出杀人的决定。案子随后上诉到最高法院,结果最高院认定,脑子发育不完全者不应被判处死刑,发回重审,以裁定此人是否真的智力不完全。

  按照弗吉尼亚的规定,智商在70以下属于脑子发育未完全者。谁知在2005年的新测试中,阿特金斯的智商得分忽然提高了,一开始是64,两天后干脆就变成了76,大大超过了标准线,使得辩方慌了手脚。

  他的辩护律师赶紧解释说,阿特金斯在长期的法庭审判中,受到了比原来更好的教育,而且后来两次测试间隔太近,以致他“熟能生巧”,大大提高了测试成绩。但陪审团并没有接受这一辩护,仍旧决定处死阿特金斯,辩方则再次上诉。

  最后,法官判定控方有不当行为,因此将判决减为终身监禁,最高法院则以五比二维持了这一判决。按照康奈尔大学事后的一份报告,全美还有230多宗类似的案子,犯人因智商低下而请求死刑赦免。

  今天应该没有人会因为智商低而被杀害或者被迫绝育,但在教育体系中,智商测试却仍然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。

  英国曾经长期依据“11+智力测试”来把孩子分配到不同等级的学校,这就意味着11岁时的一纸测试就往往决定了一个小孩长大后会做教授还是花匠。

  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,还有每个赴美留学生必须通过的托福考试,在很大程度上脱胎于一战时军队的智商测试A卷。这些测试都极大程度上保留了“智商测验”的色彩。

  设计这些试卷的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(ETS)也仍然像当年的心理学家那样,宣称这些测试考验的是人们的“真才实学”,否认事前的热身训练能提高分数。

  幸而许多美国大学已经意识到这一点,开始慢慢放弃以SAT成绩作为入学依据。据美国作家默多克2009年出版的《智商测试》一书中的数据:2005年,美国已有700多所院校招生时不再看重SAT分数,虽然这些学校大多只处于中下游水平,不过大趋势不可逆转。

  此后不久的一条新闻说,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、洛杉矶分校在内的一些名校也将取消SAT分数。

  2005年美国心理协会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,通过对全球人种的智商测试对比发现,各人种的IQ值存在差异,最大相差50%,东亚人比美国欧洲的白人和美国黑人都要高。

  这次的调查报告共有60页,其中部分科学证据是在核磁共振检查的基础上得来的,报告声称不同人种间的IQ值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基因造成的。

  这篇文章名为《对不同人种的认知能力差异进行的三十年研究》,是由美国西安大略大学的菲利普.拉什顿等负责编写的,它指出:“人种间的IQ差异从三岁起就已出现,此时家庭教育等其他因素还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。”文章列出了10项相关证据。

  奥地利社会学家Richard Lynn的调查(IQ and Wealth of Nations)显示: 在同等政治体制、教育体制的前提下,一个国家的富裕和发达和国民的智商有直接关系。

  该项调查结果表明,全球平均智商最高的地区是中国香港IQ为107;韩国和中国大陆以106和105分列二、三位,日本、中国台湾、新加坡紧随其后,英国以平均IQ100名列第16位,美国列第24位平均IQ为98。

  数据显示,东亚人的平均IQ测试值高于美国和亚洲的其他地方的白种人,即使参加专为欧美文化设计的IQ测试也是如此。在全球范围内,东亚地区的IQ测试值在106左右,白种人约为100,美国的黑种人为85,撒哈拉地区的非洲黑人为70。

  通过核磁共振研究证实,大脑容量与IQ值之间的系数比约为0.40,容量大的大脑拥有更多的神经细胞和神经连线,处理信息的速度更快。各人种天生大脑容量不同,到了成年,东亚人要比白种人的大脑容量平均多出1立方英寸,而白种人又比黑种人多5立方英寸。

  不过,种族之间天赋智慧的差异始终是微弱的,不足以磨灭后天教育和环境带来的影响。在智商上的唯“种族论”是简单粗暴地强调人种优越性的丑态。

  有许多证据可以表明这一点,数据显示,在所有的国家和地区,人们的智商得分都在随时间增长。

  研究表明,西班牙儿童的智商平均数在30年内增加了9.7分,荷兰人的智商更是在1950到1982年间飞涨了整整25分。显然,荷兰人绝不可能短时间内就进化得“更聪明”,其中一定有后天的因素,比如教育普及或者卫生条件改善。

  反对种族差别论的人指出,所有有关种族智商差异的研究都由所谓“先锋基金”赞助,而这个基金则由一位狂热的种族主义分子于1937在纳粹德国创立。